聯繫我們 登入

書法創作中的四組核心關係

先生 2017-11-28 檢舉

書法創作中的四組核心關係

一、遲速與疾澀之關係

“決謂牽掣,子知之乎?”曰:“豈不謂為牽為撆,銳意挫鋒,使不怯滯,令險峻而成,以謂之決乎。”牽掣,講的是行筆速度。“遲”與“速”是根據行筆速度做出的區分,行筆速度的快慢與筆毫的順逆相結合,體現在行筆中就成為“疾、澀”,疾則相對快,澀則相對慢,但疾澀不僅僅是速度上的快慢,更側重的是行筆運筆的勢態。這種在筆劃中看不到,卻影響筆劃呈現的形態且能根據筆劃形態推測出來的揮運法度,書法中稱為“筆勢”。疾、澀是相對而生,相對而存的。

“疾勢:出於啄磔之中,又在豎筆緊趯之內。”“掠筆:在於趯鋒峻趯用之。”“澀勢:在於緊駃戰行之法。”“橫鱗:豎勒之規。” 說明瞭疾勢、澀勢在哪些筆劃中運用。講完疾勢緊跟著講掠筆;講完澀勢後緊跟著講橫鱗。由此透露出,掠筆是用疾勢,豎勒筆劃所用的“橫鱗”是澀勢。疾澀二勢是書法的根本:“臣父造八分時,神授筆法,曰:“書有二法,一曰疾;二曰澀。得疾澀二法,書妙盡矣。夫書稟乎人性。疾者不可使之令徐,徐者不可使之令疾。”“行筆之法,十遲五急,十曲五直,十藏五出,十起五伏,此已曲盡其妙。然以中郎為最精,其論貴疾勢澀筆。”

“把筆抵鋒,肇于本性,力圓則潤,勢疾則澀。”揭示出疾和澀的辯證聯繫。“八體之中有疾有澀。宜疾則疾,不疾則失勢。宜澀則澀,不澀則病生。疾徐在心,形體在字,得心應手,妙出筆端。”強調了疾與澀運用要恰如其分,只有心法的自如才能有技法的自由。疾澀筆法的自如運用被後來的劉熙載生動地描繪出來,“古人論用筆,不外疾、澀二字。澀非遲也,疾非速也。以遲速為疾澀而能疾澀者,無之!用筆者皆習聞澀筆之說,然每不知如何得澀。惟筆方欲行,如有物以拒之,竭力而與之爭,斯不期澀而自澀矣。

澀法與戰掣同一機竅,第戰掣有形,強效轉至成病,不若澀之隱以神運耳。”劉熙載對澀疾和遲速關係作了區分和說明,其中尤其對澀作了詳細解釋:“如有物阻之”,這種體驗正是“偃管”、“逆鋒”所造成的筆毫與紙面之間的摩擦力和阻力。古人曾經用“橫鱗”、“緊駃戰行”、“擔夫爭道”、“錐畫沙”、“屋漏痕”、“逆水撐舟”、“蕩槳”等形象的比喻來表達和描述這種運筆的體驗和感覺,正是“立象以盡意”。

“然而輕則須沉,便則須澀,其道以藏鋒為主。若不澀,則險勁之氣無由而生;至於太輕不沉,則成浮滑,浮滑則俗。”(此處藏鋒,指行筆中的藏鋒,即逆毫中鋒行筆)韓方明從執筆方法和運筆方法上作出了要求。清代包世臣也從執筆技法上對如何能澀作出了總結,“北朝人書,落筆峻而結體莊和,行墨澀而取勢排宕。萬毫齊力故能峻,五指齊力故能澀……長史之觀於擔夫爭道,東坡之喻以上水撐船,皆悟到此間也。”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您可能會喜歡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